可恶的熊孩子们

September 5, 2019 · · 137次阅读

  雨。绵绵无期的雨。淅淅沥沥的雨恣意地坠落在伞面上,四溅的水花冰冷刺骨,刺激着睡意朦胧的神经。九月的四川,秋意渐浓而未盛,是个大快朵颐的好时节。
  七个小时前,我独自拖着行李离开家的时候,天空蔚蓝辽阔,云海无际无涯,立足在天地间的我显得渺小甚微。我婉辞了父亲提出送我去机场的提议,一来觉得奔波百来公里的来回很辛苦,二是我早已是一个成年人了,无需过多的照顾。虽说如此,但我也有时候必须依靠他,七月底的某日下午时,我忽然小腹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,于是躺在床上不断地揉着疼痛的部位,哪知症状不但没有缓解,反而疼痛愈发加剧,冷汗直流,以“生不如死”来描绘这种痛楚也不为过。我打电话给父亲,他随后赶回来带着我去医院检查,得知原来是肾结石掉落引发的疼痛,医生给了十袋喝下足以令灵魂颤栗的中药药汤便收尾了。
  第一次坐深圳航空的航班,最大的印象是机餐了。加冰的快乐水、类似鱼香肉丝的菜、咖喱鸡、一包榨菜、有芝麻的饭和小蛋糕,和常坐的国航、南航的机餐相比,或许可以堪称经济舱中的豪华阵容了。但是这次旅程的体验却没有因可口的机餐而变得愉悦,反倒是身心俱疲。起因是我前排的三个座位是一家人,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,这个熊孩子完全不顾其他旅客的感受,全程嚷嚷,家长也只是象征性地提醒几句别吵了,然后放任孩子“自由”的天性,对孩子不管不顾。下飞机后,上了机场摆渡车,车上的一个年轻父亲把孩子举起来吊在扶手上,孩子不断地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,孩子的奶奶训斥着孩子别这么大声,而孩子的父母仍乐在其中。我忽然想起,很多年之前,一位亲戚家的孩子诬陷我骂人,我的母亲不分青红皂白地数落了我一番,即使我的伙伴们为我作证,也于事无补了,而我至今还记得那孩子洋洋得意的丑恶嘴脸。
  某种程度上,“棍棒”教育远比博爱教育的效果理想得多。记忆里,每当我开始作的时候,父亲总是用那双充满威严的眼神盯着我,这是一种警告——“如果再不收敛的话,可是要吃苦头的”。熊孩子之所以是熊孩子,全部都是不作为的父母的责任。

标签:杂谈

添加新评论

  1. 2019-09-05 23:40

    你也是四川人嘛

    回复
    1. 2019-09-06 19:58

      在这边上学hhhh

      回复
      1. 2019-09-06 21:13

        哦哦

        回复

CATEGORIES

控制面板